7月伴读 超粒方、亚次圆、邱显忠》预告:Youtuber与他



7月伴读 超粒方、亚次圆、邱显忠》预告:Youtuber与他

部落格时期,人人都是诗人、影评人、作家。如今,人人都能化身youtuber,透过YouTube向全世界放送影像节目。本月伴读以家庭为单位,邀请到知名youtuber兄弟超粒方与亚次圆,以及他们的电视製作人老爸邱显忠。且看这三位各怀绝技的影像工作者,在单飞打拚之余,首度合体组band谈心。

一家三代都在做影像

走进邱家,空间划分明确,有着大量书籍、音乐铃和视听器材。邱显忠领我们参观,他的妻子陈燕琦独自一人安静在厨房忙碌,準备一伙人的午餐。他特别叮嘱今天必须早起的超粒方和亚次圆,过来打招呼。

亚次圆的眼神清澈、专注,脸型跟《北斗之拳》男主人翁肯西诺很相似。超粒方身上有些美式配件,眼神带着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专注;兄弟俩的老爸邱显忠,谈吐与气度明摆着是知识分子的典型。

一九八零中期,邱显忠怀抱电影青年的热情出国留学,当时,台湾电影已然没落,他回国后,自然地成为电视公民。他的父亲曾是板桥第一家电影院环球戏院的经营者,如今两个儿子从事YouTube影片工作,他自己则是公视纪录片、节目製作人。

邱显忠语气温和讲起亲身见证台湾从电影到电视,继而来至当今网路影像盛世,虽不免欷嘘,但邱家祖孙三代,始终没有离开过影像工作这件事,似乎让他很感欣慰。即便,儿子们的专业领域,他有些陌生。

邱显忠说:「虽然工作都与艺文相关,但工作与生活的口味,我是可以分开的。」他以前就会带孩子去看好莱坞大片或迪士尼影片,最近更是买了不少动漫相关书籍回来恶补,充分展现出父亲接近儿子世界的努力。

不同世代的影像方法论

邱显忠在2013年以《台湾百年人物誌》拿下金钟奖,《公视艺文大道》则是二十四年公视生涯最后一个节目。而他最为一般人所知的,应该是由他担纲製作的《谁来晚餐》第一、二季。

父亲在电视圈的光环,对超粒方、亚次圆而言,并不是包袱,因为他们面向的目标并不同。


储藏室里有书、录像器材,还有兄弟俩小时弹奏的钢琴

我问超粒方成为youtuber的初衷,「台湾很少有人接触美漫,我一开始只是很想跟观众分享这方面的知识。」升上大学,比较能有自主时间后,超粒方就动念,将原先在Facebook发表的文字评论换为影片模式。随着youtuber工作成为生活重心,超粒方决定休学,与伙伴们创业成立「加点吉拿棒」——第一个具有多位youtuber的专业影视知识频道。「只有我一个人做影评,总觉得太单一,我想追求更多观点的可能。」

与哥哥类似,亚次圆一开始只是想推坑,让更多人喜欢日本动漫,不料一支十五分钟的《你的名字》影像点评,竟让他迎来超过十万的点击率,「直到那时,我才真正了解大众化东西的影响力。」跟超粒方雷同,他也有一群伙伴,但并非固定团队,比较类似迷你联盟,大家会自动分工,将日本动漫领域切划几大块,避免撞题。

邱显忠在旁边很感叹地说:「他们真的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战友,彼此会互相支援,上对方的频道Feat*(编按:串场),不是单打独斗的,这跟我以前做电视节目是不同的。」

「我们生来就是网路世代,很多兴趣与技能都是在网路上发展出来的。」还是大学二年级生的亚次圆补充,「再加上哥哥是家中唯一的榜样,所以就跟他学影片製作,后来就变成youtuber了。」

这时,邱显忠在旁边笑笑地讲,「怎幺,我不是榜样吗?」亚次圆立刻改口:「当然家里有很多榜样。」我们忍不住偷笑。

用不同方式守护家人的选择

我请超粒方、亚次圆分享对父亲作品感想,邱显忠先跳出来解释——想必出自深怕儿子们为难的体贴——「他们的成长过程里,我都是做纪录片居多,是比较硬的、不容易懂的东西。后来,开始做儿少节目的时候,他们又都已经长大了。」  

我问邱显忠对超粒方休学跑去创业的想法,他口吻云淡风轻:「孩子大了,得让他们自己去决定人生。」但处处为儿子着想、提供建议,诸如,现在的粉丝都会长大,因此得逼迫自己成长,眼光要广阔,云云——不难看出他的强大关爱力。

相对于邱显忠的正面与积极,陈燕琦则是以更日常的方法,支撑着邱家。这会儿,厨房处飘来各种料理香味,早上没吃的我,魂魄整个被直接扯过去。有许多锅具碗盘、爱上烹饪课精研手艺的陈燕琦,始终安静、优雅地忙进忙出,最后变出一桌豪华的西式餐宴。「她比较喜欢煮西式料理。」邱显忠微笑补充。

餐桌上,他们一家人吃吃喝喝,超粒方与亚次圆难得流露出孩子般的无虑神情。待两兄弟吃完离席,我坐下来,问起邱显忠夫妇的教养法。两人侃侃而谈,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陈燕琦提起超粒方刚学会爬行、走路不久,她便认真想办法,用隔离的、用教导的、用说的、用念的,要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爬到厨房来。「我得让他知道,厨房对小朋友来说很危险,绝对不能进来。」

我随即提起超粒方以youtuber为职业,决定休学的事情,还没有去过超粒方工作室的陈燕琦难掩忧虑,「我还在学习放下与相信。」

众人吃完饭,準备转移阵地去超粒方「加点吉拿棒」工作室。此时,亚次圆带了行李箱要一起去——他提供清扫服务,来换取哥哥公司的一个空间——里面装满了要拿去布置、装饰办公桌的公仔与战舰。看他带着珍贵收藏出门,陈燕琦开玩笑地说:「这里,还是不是你的家啊?」但听在我们耳里,似乎都含蕴作为母亲的担忧、不捨和暗暗的撒娇。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