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扭曲、神隐:西方艺术中的黑女人形象



破碎、扭曲、神隐:西方艺术中的黑女人形象

  2015年美国诗人罗宾‧科斯特‧露易丝(Robin Coste Lewis)凭诗集《黑色维纳斯的旅行》(Voyage of the Sable Venus)拿下诗歌奖桂冠,这部充满沉思的诗集既描绘了黑人女性形象在文化与艺术的角色,也是一部自传性的诗歌,反思文化刻板形象与艺术。

  文艺复兴时期画家波提且利(Botticelli)的巨作《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现仍悬挂在义大利佛罗伦斯的乌菲兹美术馆里,女神维纳斯赤身裸体站立在巨大的扇贝壳中沿着水面滑行。她的诞生并不是以婴儿姿态降临,而是作为一名成熟女性形象,她拥有比大理石还白皙的皮肤,还有像海草般捲曲和浓密的金色秀髮。露易丝还年幼时也曾憧憬过这幅景象,想像自己如维纳斯站在巨大的贝壳中,身旁的风神不断吹出暖风和红花瓣,甚至翱翔于天际之中。

破碎、扭曲、神隐:西方艺术中的黑女人形象

  而在某个平凡的一天,露易丝翻开书本看见了十八世纪画家汤玛斯‧斯托塔德(Thomas Stothard)的蚀刻画《黑色维纳斯从安哥拉到西印度的旅行》(The Voyage of the Sable Venus from Angola to the West Indies)。在这幅作品中,维纳斯没有大理石般的白皙肤色;相反地,她的皮肤黝黑站在未曾站立过的位置上。在画布的中央,她不只是个躯体,也没有拿着托盘贩卖水果或被挂在绳索上,而是与她在义大利的姐妹一样,站在贝壳中準备沿着海洋航行。

  但黑色维纳斯的双手不像波提且利的维纳斯将手按在心脏遮住乳房,而是手持绳索被两只海豚拖行,拉着贝壳跨越海洋;波提且利的维纳斯裸身纯粹,黑色维纳斯则身穿衣物:一种只能被称为「殖民地内裤」的东西。与波提且利维纳斯不同还有黑色维纳斯强壮、魁梧和充满肌肉的身躯,看起来是普通女性的两倍宽,彷彿她是力量的体现不需要任何脆弱的元素。

  斯托塔德在十八世纪晚期首次雕刻了《黑色维纳斯》,后来在1801年将她画在画板上,直至今日《黑色维纳斯》仍被视为拙劣地视觉模仿和颠覆秩序的作品。在1801年,她的贝壳隐喻着奴隶船,并被手持旗帜的白人男性海神引导,彷彿说明着她作为奴隶的命定。

破碎、扭曲、神隐:西方艺术中的黑女人形象

  露易丝开始怀疑,在任何句子、任何时间、任何语言和任何地方中,「暗色」与「维纳斯」两个字眼是否曾同时出现;像「维纳斯」这样在艺术中常见的题材,真的没有与「暗色」或「黑色」等形容词有过关联吗?可想而知,答案简单而悲哀地是:没有。

  对她来说,《黑色维纳斯的旅行》不只是历史造就的视觉风格,更重要的是它涵盖了所有黑人历史的故事。露易丝好奇如果能回到过去和到达世界各地,对每个物件、每尊雕像、每幅包含黑人女性形象的画都写下标题,那幺艺术史又会如何吟诵呢?

  《黑色维纳斯的旅行》只是个起点,她们是不被看见的考古学,而她所到之处都找到了被埋藏在谦卑视线中的黑人女性形象:娇小的黑人女性被雕刻成刀柄,所以每当早餐为麵包切片时你会紧紧地握住她们的躯体;一只手掌大的黑人女性化作梳子手柄,每晚被别人握在手中梳理头髮;黑人女性躯体被当成桌脚装饰,成为桌子的基座,还有无数绘画的背景中,她们弯曲、站立和等待。整个艺术历史与黑人女性的躯体装饰一起匍匐向前。

破碎、扭曲、神隐:西方艺术中的黑女人形象

  经过无数次展览、阅读无数本书籍,她看见数以万计的形象,即便只包含黑人女性片段的艺术作品也被她记录下来。她发现每块大陆、每个国家、每段时期、每个博物馆、每场展览、每个画廊、每个图书馆、每个档案馆、每个仓库和每个法庭中,黑人女性形象无处不在。露易丝从没想过能找到几个物件,却看见成千上万全都被简称为「无题」的黑人女性形象,她们静静地坐在那里:破碎、扭曲、神隐。

参考报导:The New Yorker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