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紫色大稻埕》播映看见台湾



OTT看见台湾自製剧的危机

今年三月四日,三立电视台推出改编自台湾美术史先驱谢里法的同名小说《紫色大稻埕》,这也是三立从2011年开始推出「台湾好戏」系列的第十部作品。从电视台标榜「以台湾人文土地出发,结合地方文创观光与家庭温暖元素为拍摄主轴,以戏剧带动当地的文化观光产业」显见其雄大的企图心;《紫色大稻埕》获得文化部补助高达四千八百万元完成的「旗舰型连续剧」,《紫》剧导演叶天伦更称它是继2005年民视《浪淘沙》以来的第二部大河连续剧。

从《紫色大稻埕》播映看见台湾

不论是《浪淘沙》还是《紫色大稻埕》,都启发了我们思考台湾电视剧目前乃至于未来发展的几点面向,包括:面对近来沸沸汤汤的跨境网路串流平台风潮,OTT八国联军早已登岸,汇流五法还躺在行政院赶着四月底交付立院审查,我们的行政机关是否已经做好部门汇流的準备,不只是以消极的保护主义逕自排除中资入主,要怎幺健全「影视製播补助」来鼓励创作堪称时代经典的优质戏剧?如何规划合理的分组付费模式解决媒体寡头垂直垄断频道的现况?又要如何「行销」优质的戏剧,而不只是反过来批评民众「需要教育」;不论小品或旗舰,在多音交响、目不暇给的各国戏剧影集、传统台湾乡土剧、偶像剧的选择中,不再只是以「捍卫本土」告急,让观众心悦诚服地主动观赏、主动推广。

继全球最大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来台,中国百度旗下的视频网「爱奇艺」将于三月底进军台湾,跨境电子传输在台无法可管,也引起立法诸公连番砲轰NCC监督不力,使得OTT(OverTheTop)一时成为热门话题。若不是触及到「中国」对台湾媒体的「侵门踏户」,恐不知台湾人人无不OTT;事实上,只要有网路,便可透过手机、平板、电脑萤幕或传统电视机观看数位内容与物联服务。消费者收看电视的形态更多元,业者嗅到后现代社会生活中,依赖多元运输、时间碎片化的现象;传统影音服务也得因时应变,提供一机在手、随播随放的VOD服务。

长期以来,少数财团买断节目及垄断频道的结果,造成台湾电视表面看来频道甚多,内容却乏善可陈。本土自製节目质量低落,而文化部能做的,就只是补助补助再补助,破网一补再补的结果却是优质小品叫好不叫座。

台湾文史改编剧看见台湾自製剧的契机

不过,历史总是提醒我们,朝代兴替自有消长,1980年代台湾电影新浪潮正是观众厌倦健康写实、爱国电影及香港武侠电影的一成不变,电影改编台湾文学的小成本製作奇蹟式带来台湾电影的黄金年代;后来长达廿年的衰退期再度因为魏德圣的《海角七号》,带动观众买票支持院线国片。《海角七号》的怀旧现象鼓励了电影工作者从台湾历史、庶民生活找寻灵感,然而良莠不齐的作品也引来各方批评,这两年的国片再度滑坡。时代创造偶然,历史演变总有必然,电影人才转向走进电视圈,不啻视作这两股台湾影剧演变史的必然。

文学改编成影视剧本,虽难得受到大众青睐,在台湾影视史上却留下许多隽永作品。一九九0年代末始,各台相继推出文学剧,共有华视文学剧坊、台视神采剧场、民视台湾文学作家剧场、公视文学大戏、客家电视台年度文学戏剧。九0年代这波文学电视剧可溯自公视推出的《橘子红了》、《孽子》及叙述文艺界人士的《人间四月天》、《她从海上来》、《画魂》,而各台改编自台湾文学名家的更有《玉卿嫂》、《杀夫》、《香格里拉》、《两只老虎》、《嫁妆一牛车》、《盐田儿女》、《寒夜》、《孽子》等等。到了2005年,民视更推出东方白描写台湾历史主体的大河小说《浪淘沙》,囊括了当年金钟奖最佳连续剧、最佳编剧、最佳男女主角等重要奖项;2014年客家电视台推出文学改编的《新丁花开》和《在河左岸》也颇受好评。在在证明了台湾戏剧不是不能,而是要如何跳脱优质戏剧除了在公共电视或客家电视台这类较无需考量收视成本的平台之外,其他商业电视台在面对OTT网路影视串流成为常态,甚至商业电视台也纷纷投入网路影视产业的此时,对于「台湾本土製播节目」的文化想像与社会责任。

今年初,同样获得文化部高达六千万元补助、被称为公视旗舰剧的《一把青》,改编自白先勇《台北人》的短篇小说,上映后不但创下破1收视率,这齣描写终战后国共内战期间,发生在空军眷村内的爱情故事,从近年来普遍选自在地意识浓郁的文学剧本还是现实的国族认同光谱来看,都格外引人注目。而光谱的另一端,则是郑文堂导演的《灿烂时光》,同样以终战为背景,描写的是台湾人经历日本殖民到国府迁台后的通货膨胀、族群冲突所导致的二二八事件;即便解严将近30年,二二八仍然是台湾电视剧的敏感议题,也使得《灿》剧一推出,立刻引来关心台湾历史的观众奔相走告。不论是何种史观,在何种时空背景来到岛屿的台湾人以其生命镌刻流传的台湾史,都值得以创作赋予新的诠释。只是,以台湾人文为题材的戏剧作品,仍然太少,也太集中了。好比如,这几年不管是城市再兴、社区营造或是文化创作上,日治时期怀旧风承担了大多数台湾历史重现的份量。 

大稻埕风华看见台湾戏剧的无限可能

全国各种产业的物资资源几乎集中在台北,这是无庸置疑的。就戏剧来说,都会爱情剧多以台北为拍摄主体更是地利人和。而大稻埕刚好符合了历史发展的天时、地利之便,以及媒体资源集中的人和优势。

由码头兴起的贸易往来,大稻埕从穀仓慢慢变成茶叶、布匹、中药及南北货的集散地,流行资讯快速的流通也让大稻埕取得最新的知识,《紫色大稻埕》有一幕是来自宜兰乡村的阿月初来到Colour喫茶店,对时下流行的咖啡表示不解,对裸画显得太惊小怪,来自日本的新剧、中国的京剧都让她目眩神迷。日治时期在大稻埕发展出的喫茶文化、赏剧雅兴乃至于台湾文化协会成立后,一系列文化讲演及民主思想的启蒙,都是文化创作者最易取得也缤纷丰饶的素材;尤其,近年台湾社会运动相当活络,三一八运动更让年轻学子用他们的方式建立台湾为主体的政治史观。人们透过网路技术创作、构筑与教育台湾历史工程,彷彿当年台湾文化协会透过议会设置请愿运动来争取地方自治、透过《台湾民报》、文化讲演或美台剧启迪民智、透过政治运动争取人民权益、经由成立团体或组党来建立行动。

大稻埕的风华是台湾日治时期的黄金年代,更是政治文化运动的孕生地。它培育出呼吁「同胞要团结,团结真有力」的蒋渭水、也孕育了谢里法笔下的郭金火(雪湖)和江逸安,当然也留下了江山楼、春风得意楼、蓬莱阁或波丽路这些或存或佚的历史足迹供后人凭弔。2014年贺岁电影《大稻埕》部分史实错谬曾引来不少争议,两年后,导演再次出发,推出了同样以大稻埕为题材的电视连续剧,这次不管是在服装道具或物件考据上,都看得出团队的苦诣用心。出身于大稻埕的叶天伦,其家族长年从事影视产业,从早期的《天马茶房》、《望海》、《浪淘沙》到《紫色大稻埕》不但触及台湾二二八、也让观众看到文协年代,在性别、阶级观念上的突破成就了台湾首位女医师;谢里法更以自己的生命经验写下《紫色大稻埕》,透过电视剧让大众认识本土美术先驱,在那个黄金年代将冲击与抵抗化为彩笔的过程。

台湾文化协会在大稻埕成立,陆续往南成立支部及巡迴讲演活动,像是台中文协支部的中央书局,曾留下庄垂胜、赖和、张深切等人的身影,文协最重要的创办人之一林献堂更在雾峰宅邸举办夏季学校,旱溪附近则有「台湾文艺联盟」全岛大串连的小西湖酒家。台南的松金楼、宝美楼是文协人士聚会场所,现在是幼儿园的「兴文斋」坚持只售汉文书籍的林占鳌所开;《紫色大稻埕》里头豪华巍峨的戏院,台南也同样有南座、世界馆、戎座播放不同型态的电影,台南的韩石泉医师与黄金火医师曾一起创设「共和医院」昭明其心。这些历史遗迹诉说着台湾文化协会将大稻埕的文化精萃从点拓展到各个城市的面,最后在几个重要时刻形成巨大的力量,用无力者的声音对抗依附殖民强权的有力人士。

从《紫色大稻埕》播映看见台湾

粗略地透过戏剧大稻埕,叙说「台湾本土製播节目」的文化想像与社会责任,不仅更多象徵黄金年代的日治时期文化运动拨云见日。从大稻埕开始,更多的文协行动在每座城市都有丰富的人文故事足以提供创作者源源不绝的题材,更多像大稻埕这样的老城区支撑起每一座进步城市。期待更多出土的日治台湾,期待更多出土的台湾精神,不仅仅是文化创作者抽象的使命;多元的网路串流平台提供随播随选的影剧节目,活化台湾文史的重要工程,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想像,更是集体创作的行动,以及集体支撑的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