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神话和经济现实Mahmoud Mohieldin、Dil



,联合国大会以152票赞成、5票反对和12票弃权的比例投票通过了安全、有序和定期移民全球契约。

支持者对契约持欢迎态度,认为这是朝更为人道和有效的移民管理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但与此同时,反对势力也依然强劲。


契约并非具有法律效力的条约,它也并未保障移民拥有新的权利。事实上,契约的23项目标是在为期两年的包容性探讨和6轮谈判基础上起草的,尤其侧重于建立一套不会过度干预国家内部事务的国际合作框架。

移民神话和经济现实Mahmoud Mohieldin、Dil

因为存在对契约的误解,我们应当认真研究一下移民挑战——以及管理良好的移民系统可以为东道国和原籍国所带来的巨大好处。

首先,国内缺乏经济机会是移民的最大动机。由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收入水平,比低收入国家高出70多倍,因此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人被迫到其他国家试试运气也就不足为奇。

人口结构变化加剧了这样的趋势。随着高收入国家面临老龄化,许多低收入国家的工作年龄人口和青年人口却呈现快速增长之势。劳动力市场同样也承受着技术破坏所带来的压力。


此外,正如世界银行近期一份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气候变化将会通过在未来几十年迫使约1.4亿民众离开他们的祖国而加速这一趋势。

移民神话和经济现实Mahmoud Mohieldin、Dil留在东道国的移民所作出的经济贡献非常重大。

移民回流大增

但与普遍看法不同的是,近半数移民不会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迁移。相反,他们的迁移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内部,往往涉及同一地区的邻近国家。

此外,人们常常忽视的是,移民回流正在增加,这往往因为移民被拒绝进入劳动力市场或他们的工作合同已经结束。

比如,过去两年来,在海湾国家新注册的南亚劳工人数显着下降,下降幅度从12至41%。2011至2017年间,因避难申请被拒或被发现没有身份证件,欧洲潜在回流者数量达550万,比之前增加了4倍。

同期美国潜在的回流人数超过300万,比之前翻了一番还多。沙特阿拉伯和南非的回流移民人数也有所增加。

经济贡献高于9%

留在东道国的移民所作出的贡献非常重大。尽管据估算,全球2.66亿移民仅占全球总人数的3.4%,但他们对GDP的贡献却高达9%还多。

为了取得这样的成绩,移民必须克服更高的障碍才能取得经济成功。

例如,非熟练工人,尤其是那些来自贫困国家的非熟练工人,往往需要支付高额费用,费用的金额可以超过某些目的地国移民劳动力整整一年的收入——给肆无忌惮的劳动力中介才能在本国以外找到工作。

这也解释了为什幺将降低招聘成本纳入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

汇款超越外资流入

移民同样能为本国带来重大的经济利益。尽管移民将绝大部分薪酬花在东道国,促进那里的消费,他们也常常汇款为国内的家人提供支持。

众所周知,上述汇款超过官方发展援助。去年,中低收入国家所收到的汇款增长了11%,达5280亿美元(2.15兆令吉),超过了那些国家的直接外资流入。

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汇款接收国是印度,达800亿美元(3256亿令吉),其后是中国、菲律宾、墨西哥和埃及。

如果按占GDP的比重算,最大的汇款接收国是汤加、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尼泊尔。2018年汇款金额增加是因为美国劳动力市场改善以及源自俄罗斯和海湾国家的汇款有所复苏。

但汇款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并未得到充分发挥。主要障碍是资金汇兑成本过高。

移民神话和经济现实Mahmoud Mohieldin、Dil

冀成本少于3%

因为旨在打击洗钱等金融犯罪的严格法规导致汇款服务市场竞争很弱,以及对低效技术的依赖,移民向国内汇款的平均成本达到7%的汇款总额。

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汇款成本降至3%以下,需要各国消除这些薄弱环节,从而实现支持汇款总量增加的目标。

因为它们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各项指标间的联系,我们正密切关注这些常被忽视的移民支持发展的方法。但近期的研究结果也打破了其他的移民神话。

例如,研究结果表明移民既没有为东道国造成显着的财政负担,也并未对低技能本土工人的工资起到压制作用。

移民人数正在增加——这一趋势具有持续性。受流行神话所影响的碎片化的移民政策不能有效管理移民进程,更不要说抓住机会促成移民所带来的发展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全球契约中所设想的全面协调的办法。

移民神话和经济现实Mahmoud Mohieldin、Dil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