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死谍变》看《战狼2》



从《生死谍变》看《战狼2》

一个朴赞郁,一个奉俊昊再加一个金基德,已称霸欧美影评圈子;一部《尸杀列车》加一部《军舰岛》,令亚洲观众臣服于韩国映画世界。再来一部《逆权司机》,有可能登上奥斯卡殿堂,真正确立当代韩国电影领先亚洲的地位吗?

20年前韩国倾尽全力,还是製作到类荷里活水平的动作片《生死谍变》;《我的野蛮女友》后,韩片曾是烂片的代名词。当时的观众,可想到韩国电影到今日会如此强大吗?

其实韩战以后,南北两韩一直致力发展电影工业,北韩有极权统治者倾尽全力製作意识形态样板戏,在铁幕世界有板有眼;南韩呢?当时能走出国家的作品寥寥可数,恕笔者无知,仅记得近年曾被翻拍的1971年作品《下女》。

90年代,韩国民主化后借工业和出口贸易享受当时前所未有的繁盛,但1997年金融风暴,一下子把南韩这个「亚洲四小龙」幻象打破,国家陷入危机,要向IMF大举借贷支撑。而这时,韩国政府开始发现需培养国家软实力,于是开始倾尽全国力量发展娱乐事业。于是,金大中上台后,就定出「文化立国」的口号。但查实,早在1994年《侏罗纪公园》上画,当时的韩国总统金泳三已下令推动文化产业,同年五月,在文化观光部成立文化产业局,专责有关事宜。

而1999年在当地开画的《生死谍变》,就是最初期以荷里活模式(即集红星、大导演、大手举投资及大规模宣传的模式)成功打开韩式大片格局的产物,在当地更打破《铁达尼号》入场观看人数,更是早期成功打外香港以至大中华市场的韩国电影。

韩国是怎样发展自己的电影工业呢?最基本的,是韩国民主化后开放言立论,让製作更自由。之后,有说当韩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需按协定开放市场予外国电影,韩国电影人发起抗争,要求政府保护本土电影工业,政府就决定每年韩国戏院必须播放本土电影148日,简单来讲,即保存了本土电影市场的生存空间。1999年,金大中政府据《电影振兴法》成立「电影振兴委员会」,扶植电影业发展。

另一值得留意的地方是,自1995年起韩国政府大力支持当地电视台,上至基建下至产品出口提供完善支援;2000年修改广播电视法,容许企业持有有线系统及卫星电视股权33%,有线频道股权持股量更可达100%,变相鼓励外界投资,促成今日MBC、KBS及SBS三台互相竞争的局面。电视发展蓬勃,自然製造更多创作电影的幕前和幕后人材。

但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我的野蛮女友》让韩片走上更高层次后,当地滥拍成风,烂片连年,韩流电影急退。2008至2009年,製片商投入资源培训班底,最终引发现代韩流电影再复兴,由《戆爸的礼物》到《军舰岛》,韩国电影已走回上升轨道。

这故事很可能在今日的《中国》再发生。

近20年来,中国政府努力发展自己的电影工业,但却总「卖不出」,对内国民怒骂片愈拍愈烂,对方近乎完全没有市场。企业参与愈来愈多,投资额数以亿计,製作规模媲美荷里活,只是找不对製作的方向而已。《战狼2》成功複製80年代美国荷里活动作片公式与格局,只是置入极度夸张大中国主义,以规模论质素是有板有眼,大收五十多亿人民币票房,连海外观影人,也不得不抛开有色眼镜,入场看看发生事甚事儿。

以今天共产党那种近乎「无限资金」的土豪态度,只要製作人掌握商业卖座公式,就能迅速複製多部作品,借此包装扭曲的意识红色电影,而且製作质素可以愈来愈好。都不说甚幺,近年中国片商积极参与中美合拍,已从美国身上吸收大量技术,辅助国产电影发展;另一方面,中国本身亦积极限制外来电影进入市场,本身就创造空前庞大的市场。在中国电影不断成长的情况下,走进香港主流极有可能是这三至五年内(甚至更短)发生的事情。或许你会争论中国在意识形态的控制下难发展像韩国一样出色的独立电影工业,又或像《逆权司机》一样利用娱乐方式批判和反思社会的潮流,但低俗文化当道的中国主流社会,要製作出像样的商业片,其实仍有可能。

不要轻视共产党,今日你还不屑《战狼2》,但他朝有部像《战狼2》的红色动作片卖个满堂红,香港还有能力抗衡强国式洗脑电影吗?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