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看门狗 2》剧情中最令人恐惧的存在,莫过于可以收集大众一切资料的城市中央控制系统「ctOS」;它串连起所以监视、保全与大众运输系统,透过这些资料来打造更有效率的城市,但也将所有市民的资料列档并随时监控,甚至滥用大数据与演算法做预测性分析,彻底侵犯每位市民的隐私与自由。

最接近《看门狗 2》游戏的智慧城市:哥本哈根

那幺在现实中是否有这样的城市与系统?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可能是最接近标準答案的存在 。丹麦本身就是欧盟数位社会经济指数最高的国家,从出生、就学,购物医疗甚至到申办政府服务,丹麦人大多数的行为已彻底的数位化跟纪录化;而首都哥本哈根今年才宣布将针对全市市政,启用世界上第一个 都市大数据交易平台 ,将彻底实现全城数据的採集、整合与共享。

这个平台由哥本哈根市政府与日立联合开发,将首次尝试合併公共数据与企业和公民私人数据。包括使用人口、犯罪率原有的统计数据,与空气品质监测、能源消费、交通流量等透过各种感应器所收集的数据,进一步强化整个城市的机能。

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哥本哈根的智慧自行车系统,

谈到智慧城市,该市最闻名的例子就是投入 6000 万克朗打造的智慧红绿灯系统,可依照路况即时自动变换号誌,为全市交通效率提升了 5% ~ 20%;但为了要让红绿灯变得「完全自动化」,需要非常多的蓝芽感应器算路上人流、摄影机监控路况,甚至也要仰赖每台公车 GPS 定位系统才得以发挥。市民也能透过智慧型手机,随时计算他们的交通时间、能量消耗量甚至到碳足迹。

不过比较可以让人放心的是,该平台并非像 ctOS 一样,是那种大一统的中央控制监视系统,只是较单纯的开放数据网站。

我们的资料到底怎幺被网路巨头使用?

虽然现实里还没有像「ctOS」那种资料从大众到个人无所不包的中央系统,但也会让人不禁好奇:像 Google、Facebook 这种世界量级的网路公司,到底怎幺使用我们的资料?我们真的会像游戏一样,随时都受到这些公司的监视与摆布吗?

从某种角度来看,「如今你本人比你所产出的数据更无价值可言。」这句话非常写实,原因在于这些大公司根本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叫什幺名字。他们要的,是你的行为资料。

INSIDE 先前「柯 P 洩学童个资给 Google」的系列文章刚好能很贴切说明,现今的网路巨头究竟怎幺使用我们的资料。就在上个月,北市府爆发了洩学童个资给 Google 的疑云,原因是北市府即将採用教育用的 Google 系统「G Suite for Education」。不过后来发现这是乌龙一场,Google 发出了正式声明:「G Suite for Education 所提供的服务并不含广告内容,而且不会搜集或使用学生的资料作为商业用途。在这个平台中,使用者才是资料的拥有者,而非 Google。」

对,从用户服务条款和隐私权政策来看,Google 会彻底透过手机、Gmail、搜寻纪录与 YouTube,收集你的装置资讯、纪录资讯与地理位置资讯,其收集资料的方法与手段确实无所不用其极。不过 重点在于资料「匿名化」,那些合作的广告商或第三方不会知道你明确的名字,不知道你是谁,只知道你是一组代号,作为作为投放广告或研究的依据。

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Google 搜集我们资料的方法相当繁多,

而且从商业模式来看,真的把你个资直接卖出去的风险太高了。Google 的核心商业模式是透过行为分析,将广告投放给最适合的受众,这个模式不用知道你的个资,只要知道你的行为就做得到。

要避免个资被滥用,就先从仔细阅得「数位合约」开始

那幺为什幺还会有那幺多个资被滥用?首先,你最该注意的是你自己在网路上的「公开个资」。像是 Facebook、Twitter、LinkedIn 到个人部落格,这些你愿意主动放在网路上大家都看得的资讯,任何第三方都可轻易使用这些资料,透过人为分析或演算法推断侧写出你是什幺样的人。这方面有一部分责任还是在自己,那把要公开多少自己资讯的尺,得靠自己衡量;但更严重的,可能是另一个「被动」的部分。

我们在上面分享 Google 的情形作为案例,但很多问题可能出在那些比 Google 小很多,到你忽略其严重性而把权利交出去的网路服务上。 在 Ubisoft 自己影片中也有提及,约克大学的 Jonathan Obar 博士做了一个非常 着名的实验 :他设计了一个有着超级夸张且冗长用户服务条款和隐私权政策的求职假网站。有多夸张呢?这里列举两条:「使用者个资将提供给雇主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将无偿放弃自己的第一个子女做为支付条件」。

结果发现 有 74% 使用者直接跳过条款和政策,点选「快速加入」;而有看条款的那 26% 并没有比较好,他们点击「同意」的比例是 100%。发现了吗?也许「不看服务条款和隐私权政策」可能是现代网路文化最大的危机之一。 影片中 Jonathan Obar 博士也说明,这项实验表示服务条款和隐私权政策并没有在社会上有效发挥它的作用,它那冗长、烦杂的设计,无法有效保障使用者们的隐私;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已触碰到了民事法律中「合约精神」的界线。

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在安装每个 APP 或使用网路服务前,你真会仔仔细细看完每条条文吗?

换句话说,我们甚至需要凝聚更多的社会共识,或是使用更好的社会设计来解决这个大危机。而在这些出现之前,最好的防卫手段就是「仔细看完每条政策与条款」。仔细看完条款,然后仔细思考,自己是不是愿意把这些资料与权力交给他人手上。

最后,讲个恶名昭彰的真实故事结尾

《看门狗 2》在剧情元素上採用非常多的真实事件作为桥段,包括美国总统大选。其他部分为了怕影响游戏体验就不多说,但这里笔者想讲一个真实存在,且恶名昭彰的故事。

游戏中非常前期有个支线任务,是要去骇一个号称「全美最讨厌的人」,哄抬白血病用药价格,并热爱 Rap 音乐的药商。这是影射一位十分年轻,有「华尔街坏小孩」之称的对沖基金经理 Martin Shkreli,他同时也是美国药品公司「图灵」的老闆。

从《看门狗2》回推现实,有哪些科技值得我们审思?
游戏把真实存在的「最被全美讨厌的人」Martin Shkreli 作为桥段,REUTERS/Brendan McDermid

那他真做了什幺坏事?他首先以 5,500 美元买下达拉匹林的所有权,这种药在 1950 年代一开始被发明时是弓浆虫病用药,但现在广泛被免疫力较弱爱滋病患、癌症患者所使用。而在去年年中他一口气把达拉匹林价格哄抬 55 倍,从 13.5 美元疯狂涨到 750 美元!不仅如此,他当时甚至对自己哄抬药品价格的作为十分得意。他曾对媒体针对这件事说过:「我比你能指出的任何人都更关心药品科学。我爱这个产业,我爱科学,我把它奉为準绳。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在帮助患者,这就已经足够了。」

当然他立刻遭到了媒体与大众排山倒海的反扑。网路称他「道德破产的反社会者」、「卑鄙小人」、「垃圾怪物」以及「集资本主义所有问题于一身的人」;媒体也揭露他事实上在 2011 年就曾做过一样的事,当时成立 Retrophin 药厂买下罕病药物 Cystinuria 的所有权,并一口气把定价调了 20 倍,从 1.5 美元涨到每颗 30 美元。

当然 Martin Shkreli 下场并没有好到哪去,去年年底他因涉嫌误导投资人实际获利,遭到 FBI 逮捕并面临诈欺等多项罪名。这段真实的故事某种程度上告诉了大家我们的生活,是多幺容易被这些商人、公司操纵在手心上。

游戏中主角马可仕跟 DedSec 也真的好好教训了这位黑心商人一番,而这只是《看门狗 2》中众多想透过戏谑与恶搞方式,把硅谷与科技业真实面告诉你的故事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