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2013年中国行受质疑 其子被指谋取私利




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2013年的中国之行重新受到关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人质疑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利用这趟政府之行来拓展他的商业利益。

“当时不知道的是,亨特·拜登在陪同父亲访华期间,正在组建一只中国私募股权基金,助手说该基金当时计画筹集大笔资金,包括从中国筹集,”NBC新闻记者莱德曼(Josh Lederman)週三在一篇报导中写道。莱德曼是当时随同乘坐空军二号前往中国的四名记者之一。

在拜登访华的10天后,上海有关部门为这个基金颁布了许可证。亨特·拜登是董事会成员。

特朗普正试图将对拜登的指控扩大到乌克兰以外,他指责亨特·拜登利用陪同其父亲访华的机会为他的基金获利15亿美元。拜登是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的主要民主党竞争对手。

亨特·拜登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他的发言人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表示,亨特·拜登仅购买了该基金10%的股权,实际价值42万美元,并在他的父亲2017年卸任前都是无薪的董事会成员。

亨特·拜登承认,他在访华期间与基金合伙人、中国银行家乔纳森·李(Jonathan Li)会面。但他的发言人表示,这是一次社交访问。

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这位元前副总统和他的儿子有腐败行为。但儘管如此,外界质疑,拜登在就职期间未能採取更多措施来确保他儿子的海外商业利益不与他作为副总统的工作产生利益冲突。

拜登2013年访华是为了推进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战略旨在抗衡中国的影响力。媒体当时关注的焦点在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面,并没有过多报导拜登家人在北京的活动。

拜登本月早些时候表示,他从未与其子讨论过后者在海外的生意。

今年8月,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爱荷华州国会共和党人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致信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对亨特·拜登“有投资和与中国公司合作的历史”发出警告。

该基金的合伙人还有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前顾问阿彻(Devon Archer)。阿彻与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和美国均有投资合作。

利益冲突?

除了与中国的关係,特朗普还在电话多次试图引起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对亨特·拜登在乌克兰活动的关注。这直接导致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对特朗普发起弹劾调查。

在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亨特·拜登曾在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工作。该家天然气公司据说曾发生过贪污腐败案件,但亨特个人从未受到指责。

民主党人表示,鑒于拜登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领跑者,特朗普的指责是出于政治目的。

外交政策和伦理专家表示,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和中国问题上把他的父亲置于尴尬的境地,这是不明智的。

无党派的政府监督专案组织(POGO)总法律顾问埃米(Scott Amey)告诉美国之音:“如果亨特·拜登是在利用机会,因为人们希望与其父亲建立直接联繫,那幺他将自己和父亲都置于一个可疑的位置。”

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政府治理高级研究员高尔斯顿(William Galston)对此表示赞同。

“一些处于拜登位置的人可能已经向家族成员施加压力,要求他们不要捲入政客负有政策责任的国家,”高尔斯顿告诉美国之音。

南加州大学研究行政伦理的教授库珀(Terry Cooper)表示,避免利益冲突通常意味着政客和其家人必须切断任何可能产生冲突的商业关係。

库珀告诉美国之音:“通常的方法是披露他们的投资和业务,剥离任何产生冲突的资产或将其放入保密信託,并回避任何可能导致冲突的决定。”

特朗普也因其总统职责和家族海外利益之间的潜在冲突受到审查。自特朗普就任以来,中国已经批准了他的女儿、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数十个商标申请。

此外,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也因其及家族与中国当局的关係,就是否有利益输送或利益冲突接受国会调查。赵小兰在台北出生,她的丈夫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