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人头长髮女道具逼真‧歌手参观鬼屋开鬼眼



讚人头长髮女道具逼真‧歌手参观鬼屋开鬼眼(柔佛‧新山)“鬼后”李心洁在电影《见鬼》中扮演的盲女一角,最终因获得他人捐赠眼角膜而重见光明,但她也自此开始频频“见鬼”;29岁补习教师刘翊纬则是在学校的园游会中参观鬼屋后,就此“打开”阴阳眼,让他经常被迫直视“好兄弟”异于人类的恐怖行径。马谣交流站创作歌手刘翊纬的阴阳眼始自于在参观园游会的一间鬼屋时。当时,他是带头走的那一个,短短一次的“冒险之旅”,却让他看到3件诡异事件,分别是卡在细缝的人头、骨灰坛和身穿红衣服的长髮女生,当时,不明究里的他还暗自惊叹那些“鬼道具”做得如此逼真。被当“少数民族”看待事后,当他告诉同学这次的鬼屋做得很成功,特别是他看到的那几个“东西”的效果真的出奇地好时,没想到同学竟告诉他,他看到的,他们一个也没看到,吓得他大病一场。经历这件事后,他心里已经有谱。果然,在校内参加生活营的某个晚上,他在花圃见到了三四个飘浮的物体。“ ‘他们’知道我看得见他们,但仍不当一回事,还继续聊天。”这幺多年来,他把这些另类东西当作“少数民族”来看。他说:“ ‘他们’像我们一样是需要被尊重的。”刘翊纬接受《》访问时说,他于14岁那年在园游会见鬼后,就再也摆脱不了“阴阳眼”这项特异功能,不仅如此,他的见鬼次数更是多得不计其数,连他自己也记不得过去15年来的见鬼总次数了。“起初,我心里非常害怕,且很挣扎,因为我当时很想告诉旁人我所看到的‘东西’,但又怕吓着别人,而这种两难局面也令我心里很压抑。”不过,在经历无数次的见鬼事件后,他开始了解“人不犯鬼,鬼不犯人”的道理,而自此开始,他也渐渐不再动辄吓得浑身发颤。“现在,我对这种情况也已经很坦然,且不会向朋友隐瞒我拥有‘阴阳眼’的事实,这显示我已能接受这项事实。”其实,他的坦然是在经过一段挣扎万分的经历后,辛苦换得的。遭友人疏远患忧郁症被一些人视为特异功能的“阴阳眼”,让刘翊纬在过去15年来的生活深受困扰。由于他经常好心提醒朋友在这里、那里有某个“东西”存在,令朋友倍感压力,见他犹如见到“好兄弟”,纷纷避他则吉。久而久之,刘翊纬因找不到人诉说,逐渐走进自我封闭的世界,最后患上忧郁症。在就读大专期间,他曾以为身边的朋友不会介意,所以直接把他所看到的灵异事件告诉友人,或为了提醒友人勿冒犯身旁的鬼魂,而出口指明鬼魂所在处,结果,他却因此遭一些友人疏远,这些朋友都把他当怪胎看待,见到他就犹如见到“好兄弟”般,渐渐的,他们都採取“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对待他。刘翊纬坦言,朋友这种举动一度让他很受伤,因此,久而久之,他变得沉默寡言,且不敢面对人群,过后更在不自不觉中走入自我封闭的世界。积极心态面对生死“我知道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只是想向人诉说,这样才能够缓和我心中的害怕,可是又找不到愿意聆听的人。”“我把‘事实’说出来,离开的人就越多。我感觉自己四面楚歌、被人孤立,结果压抑过度患忧郁症。那时候的我,可以说整个人显得阴郁、黯淡。”在消沉一阵子后,刘翊纬慢慢想通“我不犯‘他’,‘他’不犯我”的原则,况且,鬼和人其实没两样,不过是和我们生存在不一样的空间而已。在明白这层道理后,他豁然开朗起来,如今他不但以积极的心态面对“生”与“死”的视界,也抱着平常心看待他视为少数民族的“好兄弟”。好鬼慈眉善目恶鬼面目狰狞15年来,刘翊纬对“好兄弟”已习以为常,没那幺害怕,不过有时遇到面貌凶恶的“好兄弟”突然站在眼前时,他还是会被吓到。儘管如此,他认为内心无法猜透的人类,比从样貌就可分辨善恶的鬼更可怕。刘翊纬说,他在担任销售执行员时,有一次和老闆出外坡,路途上有个“东西”撞向他们的车大镜,吓得他当场惊叫,令一旁的老闆不明所以。事后,他才告诉老闆,那个“东西”在重演被撞的片段。他指出,看“好兄弟”看了这幺年,他明白到“鬼”其实也分善恶。不过,“好兄弟”很容易辨认,好的就长得慈眉善目,不好的就长得面目狰狞。“哪像我们人这样,心怀鬼胎的人,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所以,我觉得人比鬼更可怕。”车祸黑区遇“鬼打墙”刘翊纬曾经在士乃工作,他坦承曾在士乃联邦大道通往士姑来路的某个车祸黑区遇上他生平第一次的“鬼打墙”。“那一天凌晨12时许下班后,我独自骑摩多经过这段路时,半途猛然察觉到我好像走了好久。平常走这条路,很快就可以通过两旁的树木,可是那一天就是有点不对劲,我知道情况不妙,心里赶紧默念经文。”遭前上司测试“能力”“我有看錶的习惯,那一天回到家,我发现比平常晚了20分钟。用同样的速度行驶,怎幺会慢那幺多?”拥有阴阳眼的人不多,因此刘翊纬在朋友及同事群中显得非常特别。一次他随同前上司出外坡时,前上司为了测试他的阴阳眼“能力”,特地“考考”他,要他说出哪一个路段是车祸黑区。刘翊纬说:“我对外坡的路不熟悉,也不晓得哪一区是黑区?不过,那一天经过柔佛州永平一个石厂的拐弯处时,我看到路边有不少‘东西’在徘徊,甚至有过马路的,所以我就指出这个地方不‘乾净’,上司听了马上点头,说我讲得没错,也相信我有阴阳眼。”嘛嘛档遇吸血鬼吓跑刘翊纬出来社会工作以后认识的朋友,比较能接受他的“与众不同”,甚至只要看见他忽然沉默不语或表情严肃,就会识趣地看他下一步怎幺做。“我平常和朋友在一起都笑得很开心,但一看到‘好兄弟’出现,我就会变得很严肃,一方面是因为我心里有点错愕,另外我必须‘武装’起来,告诉对方‘不要惹我’。”他指出,有一回,他在嘛嘛档的茶聚上,看见传说中所谓红着双眼的“pontianak”(女吸血鬼)时,由于对方气势逼人,他第一次出现紧张害怕、全身发抖,想要立即逃离的感觉。“那一次,我突然站起身离开座位,在场的朋友见状马上意会到情况不对,二话不说跟着我离开。”车祸频非“好兄弟”找替身一般上,华裔认为某个路段频密发生车祸一定是“好兄弟”在作怪,对此,刘翊纬指出,这种情况其实是很少发生的。“实际上,我们要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一些路段频密发生车祸,很可能与周围的环境有关。譬如说,道路两旁的树木太茂密,形成一种阴暗、沉郁的氛围,造成人们心理上的压力,结果自己吓自己出车祸。”他也说,如果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车祸黑区就是积聚“阴气”的地方,这样的气场比较容易吸引“好兄弟”,但是找替身的说法比较难成立。关于积聚阴气的环境,刘翊纬披露,这种情况是可以改变的,如过去士乃联邦大道通往士姑来路的某个路段两旁,树木扶疏而上,在夜晚时给人阴森的感觉,因此这段路经常发生严重死亡车祸。不过,这一条路被扩建及美化后,整个景观变得明亮许多,而且很奇妙的,这一带的车祸率已减少。刘翊纬说,改道或改环境后,气场就不一样了。“风水学依照地理环境分析有它一定的道理,它不是全对,但可以参考。”‧2009.09.14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