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C+ 讲者访问,医疗领域管制多,生医新创却是未来改变世界的关键



GEC+ 讲者访问,医疗领域管制多,生医新创却是未来改变世界的关键

台湾因为全民健保而举世闻名,在相对低的花费下能照顾绝大部分的国民。但你知道台湾的医疗人才也相当不错,并且有些人选择艰辛的创业之路。科技部举行 GEC+ 活动,邀请美国的 VC 负责人来台分享经验,科技新报访问其中几位演讲者,让他们给台湾想要在生医领域创业的团队一些建议和经验分享。

医疗是很贵的事情,有更便宜的方案当然欢迎

台湾的健保被世界看重,但近年被医疗体系的人诟病无法长久运作,能运作的前提是压榨药价和医护人员的工时。药厂售出的药品或是费用,因为分担多年的研发费用,价格相当高。Life Science Angels 的 Lucy Lu 就举例,就像是多发性硬化症,现在的疗法相当贵,但是多发性硬化症相当常见,要治疗就会花上不少钱。如果有团队找到成本上比较低的治疗方式,就会吸引 VC 的目光,有机会获得投资。

市场调查很重要。市场调查要花钱,但对于高度管制的医疗产业来说,比较单纯的状况,是去找找利益相关者聊聊,听取他们的意见。如花时间跟医疗监管单位的人聊聊,看看自己要发展的技术,有没有办法通过法规的考验。另外就是潜在的顾客,如医院的医生,自己的方案跟传统的方案比较有效之外,是否有成本的优势。要找金主时,能够提出这些与多方利益者交流询问与回馈的说词,说服金主投资时将更具有说服力。

Lucy Lu 和 LamaMed 的 Suresh Pai 都不约而同提及医疗市场的特殊性,不像是硅谷的科技公司,不大需要理会政府监管机关,产品做出来直接拿来卖,看市场消费者反应就好。医疗产品方案必须经由政府监管单位批准才能拿出来贩售,能否拿到许可是攸关公司的成败,投资者也会看监管单位态度,如果有批准才有投资的可能。

有钱就投资能源新创吧

SVAdvantage 的 Gloria Maceiko 除了生医新创之外,也有关注能源新创这一块。最近几年台湾相当积极发展再生能源,不少殴商前来投资台湾海峡的离岸风力风场。台湾的新创是否有机会投入能源新创,Maceiko 笑着说,认为你如果有相当多的钱,当然可以投入能源领域。没有大量资金的话,不要碰再生能源。要投资或投入的话,可以接触发电和电力储存这两块。

中医等传统医疗台湾不少人信任,但也有人说中医的草药疗效无法通过科学验证。Life Science Angels 的 Allen May 坦言不少传统药品其实就是安慰剂,时间到人体就会好起来。不过这些经验医学经过好几年的发展,仍然有值得好好验证的草药,找出能通过科学验证的化合物,从中发展出药品。

创业要全心全意,不是玩票的性质

这次 GEC+ 不少位请来的 VC 和创业导师都不约而同提及创业者的心态要对,这不是一件玩玩的事情,而是需要全心全意下去做。AJM Advisors 的 Alfred Mandel 说很多人投入软体新创这块,可说是相当容易开始,但是难以找到营利模式。相比之下,生医新创的门槛高,但是假若找到对的方向,赚钱的机会比较高。

Mandel 强调新创公司还是一家公司,仍然需要营收,没有营收就不可能继续营运,除非是慈善单位。Mandel 以他曾在苹果公司工作时,看贾伯斯在创办苹果公司初期,要为了一千台 Apple I 的订单,而卖了他的车子筹措资金。创业必须全心全意的去做,而不是三心两意的事情。另外,不少人过了 20 岁的年轻岁月,而且向亲人借钱投入新创,因此不会随意行事,全心全意去做。

Mandel 曾经在剧场工作,说到演艺产业和新创相比有不少类似的地方。真正能发光发热的人是少数中的少数,以好莱坞来说,很多人在咖啡店、餐厅当服务生,透过一次一次的试镜机会争取难以争取的演出机会,最后只有少数人能真的成功。成功的新创公司就像少数知名的演员一样,数量少之又少。

另外新创也不必懊恼不是第一个做出相关技术的公司,Google 是全世界第 5 家推出搜寻引擎的业者,但如今是世界级大公司。Google 成立时,市面上已经有 Yahoo 了,Google 是怎幺找到生存的方式。原来是 Google 的工程师想出用竞价广告的方式,吸收大量有曝光需求,但没办法拿大笔金钱的业者。Google 积少成多,最后 Google 拿下数位广告的大半。

CRISPR 有很多想像但有道德问题

Life Science Angels 的 Allen May 说 CRISPR/Cas9 具备相当大的潜力,想要製作完美宝宝,设计外型之类的梦想可能成真。CRISPR 有很多可能也有不少道德争议处。儘管现在 CRISPR 仍有随机删除问题,但有在克服,技术仍有改进之处,未来有相当大的使用机会和应用场景。

近年来台湾看到不少医疗机构的人跳出来创业,不少人选择熟悉的生医领域。台湾当医生的人是高中入学考试表现相当好,也相当聪明的一群人。如今医生跑出来创业,与执业比有什幺不同。Allen May 指医生创最大的不同是风险的承担能力。医生要救病人,在教育训练阶段时被告诫不要做冒险的事情,但是创业是完全相反的状况,必须承受风险,是天平的两端极端状况。

有大公司与你做类似的事情不用怕

Life Science Angels 的 Lucy Lu 被问到,如果像大公司如苹果进来做类似的事情,该怎幺办?Lucy 说大公司有它资源优势的地方,但是面对不熟悉的领域,长期浸淫领域的新创团队,更是其中领域专家,其实有地主优势。而医疗的特殊监管状况,药品或方案如没通过被核准发售,大公司未必会有佔便宜的地方,一做错事情就会失败,而专业的新创团队知道状况,避免一失足万劫不复的情境。

儘管台湾吹起创业风潮,整体风气上仍追起稳定为主。在追求创业的风潮以软体、网路新创为主,生医类的新创比较难进入大家的目光。但是台湾有在渐渐的改变,相信 GEC+ 大会,能够带给有心在生医创业的人,一些启发和宝贵的经验。



上一篇: 下一篇:



  •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